888真人娱乐登陆 > 历史小说 > 特种岁月 > 第1225章 也许因为爱
    “第二个故事啊……”

    严肃吃了口菜,将目光投向张和平,不紧不慢道:“张主任,你还记得我们前两年和E国进行的那场交流演习吧?”

    张和平马上点头:“对,那次我看到你了,但是空降兵和我们的某部一起参演,你在。”

    严肃说:“对,我在。那是我们空降兵使用最新研制的特殊伞具进行伞兵突击车空投,你还有印象吧?“

    张和平说:“当然有,而且印象深刻,毕竟那会儿这个伞具正式列装不久,而且也是我们进行大型装甲设备空投的首次国外展示,我哪会没有印象?”

    严肃说:“空投科目进行的当天上午,没有我们部队的任务,所以我们去观摩区看空降兵兄弟们的演练。我记得当时空投很成功,观摩区里的人都鼓起了掌,但是E军一个空降师长却大声朝我们某部的指挥员大喊,说你们这是在作假!”

    庄严和E国的伞兵特种兵打过交道,知道大毛子那种军官一旦表达自己的意见,声音不光大,表情也会很夸张,并且不会因为周围有谁而嘴下留情。

    “我看他不会说的那么简单吧?”庄严道。

    严肃转向庄严:“看来你还是很了解大毛子啊。”

    庄严说:“当然了,跟他们一起待过,搞过比赛。对了,他们说咱们作假,是怎么一回事?”

    严肃说:“他说,你的车里根本没人,车在地上了,人在飞机上!”

    庄严一愣。

    这个大毛子空降师长说的倒是没错。

    要知道,特殊伞具空投大型装甲车之类,如果从实战角度出发,是应该人车一起空降才对。

    但是人车同时空间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毕竟落地的冲击力控制需要非常地精确,否则就要出人命。

    装甲车之类空降,车底下有缓冲气囊,降落伞还要有高度感应,到了一定的高度,会自动炸断伞绳,让装甲车坠地。

    这是危险科目。

    也正因为危险,很多空降部队都采取先空投车,再空投人的办法执行。

    原则上,先车后人倒也不是不行。

    毕竟人落地之后再找车,也可以战斗。

    可还是没有人车一体空降来的更加效率、实在。

    所以,在大毛子看来,人没在车里一起空投,就是造假,你也不能说他错。

    “我当时就在想。”严肃说:“是不是我们的训练模式过于注重安全,也过于轻视演习的重要性,所以导致大家都觉得演习嘛,就是演练战术而已,从来没有想过将演习当做战争去看待。”

    “你说这件事,我倒有一些我的看法了。”张和平拿起餐纸擦了擦自己嘴角上的油脂,说:“对于我们的对抗演习,因为我一直都是研究新模式战争和战术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研究得不比你浅,感触也不会比你少。像以前的演习,往往都是偏向红方,往往假定’敌军在我友邻部队的配合打击之下,已成孤立无援之势’,我看十场演习里,八场有这种场景和战术环境设立。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是老这样,我一直就想问了,我们的‘友邻’是谁?他们怎么打的?为什么取得这个战果?为什么不能是我们的‘友邻’失败,被别人击溃?”

    “又一次,我就问导演部的一个参谋,我说,要不,你去当当友邻部队,试试怎么讲敌军打成‘孤立无援’的?他当时就愣了,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我。我说你不能红方要吃青菜你就做青菜,不能红方要吃米饭就做米饭。导演部又不是红方的保姆,更不是厨子,应该摆正位置!”

    庄严说:“张主任,那你认为,导演部的位置应该是什么呢?”

    “是什么?是老师!是裁判!”张和平的语调越来越高,情绪显得有些激动,看来,他早已经对这种演习模式不满了。

    也许,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来这里的原因。

    每个来这里的军官都有属于自己的那点小理想,也有自己的个人原因。

    不尽相同,却殊途同归。

    如严肃,如张和平。

    “导演部就应该是一个出难题的人!不是解决困难,是制造困难!”张和平说:“导演部要做的就是养蛊!”

    “炼蛊?”庄严和严肃都愣了。

    这词听起来多新鲜!

    张和平说:“你们看过武侠小说吗?炼蛊怎么炼?找一大堆毒物,挨个放在一个盆里让它们厮杀,一直厮杀到最后一个活下来的,那才是最毒的。换而言之,锻炼部队也是一样。导演部搞演习,就应该跟炼蛊师一样,将部队投放到一个区域战场里,让他们使尽浑身解数厮杀,谁赢了,谁就是强者!“

    “好!”庄严激动地端起酒杯:“就为了张主任你这番精炼而独特的观点,我敬你一杯!”

    俩人干了杯,刚放下,旁边的严肃就笑了。

    “看来我这回是找对人了。看你庄严这个样子,怕是之前那次红蓝对抗,你是憋了一肚子气吧。”

    庄严晒然一笑:“就算是,又能怎样?我是违反纪律的人,等候处理呢。”

    严肃说:“据我所知,你们师长和你们军长都很维护你啊,他们据理力争,说你是从实战出发,原则上没问题,我看啊,这次处理不会很重,估计也就是罚酒三杯。”

    “对了。”庄严说:“我忽然想起个事,是老徐给你打电话的?”

    严肃点头:“对,否则我还真不会知道,是他打电话给我之后,我才去了解了一下你的情况,没想还是真的。”

    庄严筷子上夹了一块红烧茄子,想了半天没往嘴里送,临了才道:“我说……老徐一向对我是很不感冒的,这回我要转业,我还以为他要放鞭炮庆祝了,居然还打电话给你让你来劝我?你说,这是为啥?”

    严肃和张和平都知道庄严和徐兴国之间的那点儿小恩怨。

    都是从1师教导队出来的老兵,谁不清楚?

    严肃也说不明白为什么老徐会给自己打电话,想了半天,忽然嘿嘿地笑了起来。

    庄严问:“你笑啥?”

    严肃说:“也许是因为爱吧,哈哈哈哈!”

    ——————————————————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网站地图 云顶彩票分分彩 彩天堂河南快3 彩天堂湖北快3
申博娱乐sunbet 老虎机充值提款 申博真人斗牛娱乐 红足一世申博太阳城
彩票世界北京快5登入 五星彩票上海时时乐 博彩官方网站 Melbourne开户注册
9号彩票江西11选5 彩天堂东京1.5分彩 彩天堂韩式28 彩天堂广西快十
彩天堂QQ分分彩 9号彩票加拿大3.5分 9号彩票广东11选5 9号彩票广西快三
8WHS.COM 585sj.com 2888DZ.COM 989jbs.com 286sunbet.com
451xx.com 567XTD.COM 236SUN.COM 206SUN.COM 8NBS.COM
578DC.COM 451xx.com XSB4444.COM XSB238.COM 617XTD.COM
558XTD.COM 444xsb.com 8WJS.COM S618C.COM 887XT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