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的调动在4师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从大草原回来,不到七天,发生了很多事。

    第一件事是庄严的处理结果出来了,和严肃说的一样,罚酒三杯。

    结果只是一个口头警告处分。

    这种处分顾名思义,不进档案,也不会留底,一年后则自动取消。

    第二件事,是上头忽然来了一个调令,等级很高的调令(最近警告我了,不准写级别太高的东西,为安全,你们懂。),庄严被调往京城军区某部,任侦察营长。

    第三件事,庄严主动撤回转业申请。

    这三个消息在师直属队里炸开了。

    不少人都认为庄严是对这次红蓝演习中违反纪律被处分而感到不满。

    甚至有人觉得,庄严太不懂好歹了。

    都知道是师长和军首长唐恒阳在上面为庄严据理力争,算是保住了他。

    没想到庄严心高气傲,居然吞不下这口气,还去京城军区找人把自己调走。

    由于庄严的调令级别很高,也难免被人嚼舌头。

    禄霄那几天也已经办了手续,正式宣告脱下军转离开军营。

    走之前难免和庄严详谈一次。

    内容当然也是关于挽留。

    不过庄严去意义决,没有丝毫松动,禄霄也只得作罢。

    禄霄转业了,新的教导员也到位了。

    这天庄严接到通知,让他去一趟师部,姜锦霖要见自己。

    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了。

    庄严最近一直内心七上八下,就担心这事,所以连营里都没回去,一直请假在家。

    他这是躲。

    回去怎么办?

    怎么想韩小北交待?

    怎么向牛世林和许二他们交待?

    还有那几个连长……

    庄严一想起这事就头疼。

    在部队里,分别是最令人难过的。

    每年的老兵退伍,或者干部转业,都等于要过一道坎。

    庄严当兵那会儿,本以为兵老了,对退伍这事就麻木了。

    毕竟年年都要面对,不是什么新鲜事。

    可真的把兵当老了,却发现根本无法麻木。

    退伍、转业的确年年有,但人去而不一样。

    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不同的人,也就有着不同的感觉。

    每次老兵退伍,那些在庄严底下当过兵的,被踹过屁股的,又或者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兵,一个个抱着庄严哭得稀里哗啦,像个孩子。

    一想到这事,庄严就头疼。

    不过,师长这一关……

    怕是躲不过去了。

    穿好军装,对着镜子整理好军容,林清影便过来了。

    “要回部队?”

    “嗯。”庄严无奈道:“师长要见我。”

    “唉,该见的还是要见,我建议你见完师长,还是顺道回营里看看去吧。“林清影善解人意地说道:”那些兵,都是你一手一脚带出来的,这么多年了,如果走之前也不见,也太没人情味了。”

    庄严还是有些犹豫,没吭声。

    林清影说:“你连我都敢面对,为什么就不敢面对你那些兵?”

    庄严心里一阵感动。

    这次调去京城军区,林清影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用她的话说,反正都是回京城,也差不多。

    差不多?

    其实庄严心里明白,自己要去的地方虽然也属于京城军区管,但是却距离京城好几百公里。

    那可不是一句“差不多”能够简单概括的。

    而且在草原镇那种地方,去一趟,一年也不知道能不能回几次家,何况现在训练基地那边是在组建新型蓝军部队,自己去那边是做开荒牛。

    创事业,开荒牛是最苦的。

    “影子,这次的事……”

    他的话还没说完,林清影已经的手已经堵在他的嘴上。

    “别说了,别以为我就是京城人家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我可没那么骄纵,我和儿子回京城,林林也要上学了,正好不耽误。何况,住在我妈家里,老太天和我妈都能看到林林,那不知道多高兴呢。你可不知道,我妈听说你要调回京城军区,我和林林也回来,她马上把房子都打扫干净了,连林林的床都买好了,就等着我们回去。”

    庄严抓住林清影的手,感动得心里热乎乎的,嘴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清影拿起庄严的帽子,塞到他的手里。

    “走吧,别耽误时间了,别让姜师长等你。”

    说着,把庄严推着往外走。

    庄严出了门,林清影站在门边看了片刻,狠心把门关上。

    庄严在门前站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身离去。

    “报告!”

    四十分钟后,勤务员把办公室的门推开,庄严朝里面喊了声。

    姜锦霖抬头看了一眼门口,见是庄严,没好气地说了声:“进来!”

    庄严走了进去,勤务员把门关上。

    庄严来到办公桌前,敬礼。

    “师长,我来了。”

    姜锦霖合上文件,插好钢笔,人站了起来,背着手直接从办公桌对面绕了过来。

    到了庄严的身旁,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

    庄严站直了,也不敢开口,但是心里有些发毛。

    姜锦霖一向对自己宽容,这次看来是真怒了。

    也难怪。

    自己最欣赏也是亲自提拔起来的侦察营长现在居然要走。

    而且,事前居然一点风声都没透露。

    姜锦霖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也感到失望。

    “好啊,翅膀长硬了,要自己飞了!真看不出来,你庄严手眼通天啊,总部级别的调令都能拿到,看来你是早就想走了啊?”

    庄严依旧站着纹丝不动:“报告师长,我是临时决定的,并不是筹划已久,也就是前几天请假去京城军区探望战友,这才决定的。”

    “探望战友?”姜锦霖似乎嗅出了味道:“就是上次你结婚时候来的那个严肃?”

    庄严也不敢隐瞒,只能承认:“是的,是严肃。”

    “我知道严肃来头不小,也知道他很有能量。”姜锦霖道:“你说说看,他给你许诺了什么职务,让你连老部队都不要,情愿跑几千公里去京城军区?”

    庄严说:“没分别,还是个营长。”

    说完,似乎怕姜锦霖误会,赶紧又解释道:“师长,你是清楚我为人的,我庄严不贪图这些。”

    姜锦霖微微点着头,背着手,绕着庄严走了一圈,然后回到庄严的面前:“没错,我也相信你的为人。不过,我现在想问问你,你要走,理由是什么?我希望你的理由能够说服我。是因为上次演习的原因吗?还是因为别的?”

    ————————————————————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网站地图 9号彩票韩式28 9号彩票东京1.5分彩 9号彩票北京赛车
最新手机版百乐家 亚洲申博373839 申博登录网址 菲律宾申博管理网址
bet36体育在线登入 娱乐之唯一神话 678彩斯洛伐克 2014年北京国际大赛
彩天堂澳洲28 彩天堂台湾5分彩 彩天堂东京28 9号彩票黑龙江时时彩
云顶彩票分分彩 彩天堂江苏11选5 9号彩票上海11选5 9号彩票天津时时彩
7TGP.COM 88sbsg.com 199TGP.COM S618Y.COM 196psb.com
917SUN.COM XSB838.COM 587sunbet.com 768jbs.com 8TFS.COM
666xsb.com 787cw.com ex138.com 1112936.COM 300xsb.com
381sunbet.com 986jbs.com 316sun.com 44sbsg.com 988XT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