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演习无关。”庄严诚恳道:“我不是那种连演习失败或者一点点处分都接受不了的人。”

    “那是为什么?”姜锦霖问:“为了家庭?”

    林清影是京城人,这一点姜锦霖是知道的。

    他觉得庄严之所以调往京城军区,是因为一旦调到那里,林清影就可以回家,孩子的教育问题也会顺理成章得到解决,而不必要母子分离。

    “家庭只是一个次要的因素。”庄严说:“当然,我不否认有这样的考虑。之前我有段时间十分迷茫,不知道未来自己将要往哪走,走哪条路。这个兵,还怎么当下去,当下去的目标在哪。所以转业不是一时冲动,更不是因为我在演习里违反纪律导致被处分而申请转业,在演习开始之前,我已经有过这个想法。”

    姜锦霖回过身,皱起了眉头。

    “噢?这么说,你还有什么更重要的理由?”

    “有。”庄严觉得既然说开了,干脆就坦诚相对,于是说道:“师长,如果说调到京城军区的最重要原因,可以说是因为演习。”

    “你刚才还说不是因为演习被处分一事,为什么现在又这么说?”姜锦霖的脸冷了下来:“你是在打自己的嘴巴吗?”

    庄严深深吸了口气道:“师长,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过柳宗元的《敌戒》一文?”

    姜锦霖说:“你说的是其中的哪一段?”

    庄严念道:“皆知敌之仇,而不知为益之尤;皆知敌之害,而不知为力之大。秦有六国,兢兢以强;六国既除,訑訑乃亡。”

    “说说你对这句话的理解。”姜锦霖回到座位上坐下,指指前面的椅子:“你坐下。”

    庄严说:“师长,我还是站着吧。”

    姜锦霖也不勉强,点点头:“继续说说你对这段话的理解。”

    庄严道:“这段话的意思,总结出来就是——敌人的存在虽然是有害的,但是如果有很强的敌情观念,能够以敌为戒,常备不懈,奋发图强,就能够转害为利。如果在失去对立面以后,就忘乎所以,必定招来无穷祸患。秦之所以强大,是因为六国未灭,六国灭,秦就变得洋洋自得,结果被刘邦给灭了。”

    “我认为,在和平年代,老百姓可以安享和平,可以追求自己小家庭的幸福日子,而我们作为职业军人,则应该时刻提高警惕,看不到的敌人才是最大的危险。这个敌人是谁?我觉得是我们自己。最容易打倒自己的往往就是自己。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全球化本应醋精我们开阔国防事业,增强我们的作战观念,增加我们的忧患意识。而现今的军事强国,他们就是我们学习的对象。作为军人,不能以为世界真的和平了,不能躺在和平的功劳簿上洋洋自得。祖国还没有完全统一,我们的边境还在面临威胁,所以,我觉得在这种和平年代之下,作为军人,我最求的不应该是在一支常规的野战部队里晋职晋衔,而是应该去一支非常规的部队里,重新担起新的角色,才会让我的军旅生涯更有意义,才会让我觉得自己活得更加精彩而富有活力!”

    姜锦霖看着庄严,许久没说话。

    这个年轻军官的脸上闪烁着一种神圣的光满,那是使命与责任。

    “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他喃喃地念叨了几次这句话。

    然后,问庄严道:“你要去的是什么非常规部队?”

    庄严说:“是一支在建设中的蓝军部队,相信师长您也有听说。”

    姜锦霖眼睛一亮:“草原镇的那支蓝军旅?”

    庄严干脆利落地回答:“是,就是那支部队。”

    姜锦霖问:“难道你觉得在4师还不足以发挥你的所长吗?”

    庄严回答:“我在4师可以说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侦察营已经上了正规,整套训练和战术模式已经完全建立,而且经过几年的打磨,已经非常成熟,师长,这几年侦察营在各个赛场上已经证明了自己,哪怕是这次演习,我们的违规偷袭,也说明了这是一支出类拔萃的侦察部队。”

    “所以,我留在这里只能是锦上添花。但是如果我去蓝军旅则不同,那里还是刚刚开始建设,从基础设施到部队训练、部队编成、作战模式等等都是一片空白。我去那里更有价值,而且,在现在这种年代,我们的部队缺少的就是一个可以实战化检验自己实力的地方,而不是那些有既定剧本可以提供参考的演习。我和严肃谈过,他认为,在目前这种时候,去当一块军中磨刀石,要比去当一线作战部队尖刀更有价值。我赞成他这种说法。”

    姜锦霖内心感到了震撼。

    他觉得面前这个年轻军官是个纯粹的军人。

    不计荣辱得失,不计个人前程,纯粹追求军人的荣誉和理想。

    文官不爱钱,武官不畏死。

    盛世强国,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

    既然如此,自己虽爱才,但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拦庄严?

    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恐怕就是一个历史的罪人。

    房间里沉默下去。

    庄严不知道姜锦霖在想什么。

    他担心姜锦霖会发火,会不接受自己的说辞。

    这会让他更加难堪。

    许久之后,姜锦霖重新在椅子里站了起来,这一次,他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双眼中已经不是之前那种略带质疑和不满的眼神,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赏、慈爱的目光。

    “来。”

    他伸出手。

    “你是个很纯粹的军人,庄严,虽然我是你的师长,但是我还是要说,很荣幸你曾经在我们4师里服过役,请接受一个老兵的祝福!”

    庄严没料到姜锦霖居然如此大度,不光没有发火,还向自己祝福。

    他想敬个礼,却被姜锦霖抓住了手,然后放在自己的另一只手里握住。

    “我期待有一天,我们可以在草原镇的训练基地上以红蓝军的身份相见,让我看看你的努力到底有没有成果。”

    ——————————————————————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网站地图 9号彩票新加坡2分彩 彩天堂韩式1.5分彩 9号彩票广西快3
申博游戏端下载 申博菲律宾申博客服 申博斗牛 澳门太阳城集团
新葡京娱乐官网网址开户登入 威尼斯人棋牌官网游戏 全讯网现场开奖结果 彩票平台江西时时彩
9号彩票东京28 9号彩票六合彩 9号彩票北京时时彩 9号彩票加拿大3.5分
9号彩票山东11选5 9号彩票北京快3 9号彩票重庆时时彩 彩天堂江苏11选5
8JCS.COM 3333ib.com 1112989.COM 198jbs.com 537SUN.COM
888xsb.com 666TGP.COM 444BBIN.COM 596ib.com 988PT.COM
231SUN.COM 761sj.com 188TGP.COM XSB7777.COM 400xsb.com
qk138.com 44TGP.COM 549xx.com 167sunbet.com 215S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