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中,柔和的灯光打在白枣白净的脸上,纤毫毕现,何悠甚至能清楚看到她脸颊上压出来的红印。

    她似乎完全没有料到何悠竟然会突然回返,整个人先是呆怔,然后便是慌乱地撇开头去,慌忙地擦拭着眼角。

    惊慌失措地,用沙哑的声音说:

    “你……你怎么……回来了。”

    顿了顿,大概是终于意识到这话很不对劲了,她又忙改口道:

    “你……你回来了啊。”

    何悠沉默地站在门口,抿了抿嘴唇,意识到这极有可能与家族当前发生的事故有关。

    家族议事,这个姑娘似乎还没有列席的权力,恩,四代弟子中大概也只有白澈有这个资格,所以说,她是惶恐中跑到这里来躲着哭泣?

    有些疑惑,有些惊讶,但何悠也知道这时候并不是追问的恰当时机。

    他沉默了几秒,然后温和地笑了下,缓缓关上门,走上前去,然后看似随意地在床边坐下,将手里的可乐罐递过去:

    “喝一口?肥宅快乐水,喝了可以开心起来的。”

    “我……”

    “拿着。”何悠没有理会少女无力的反抗,强塞给她,然后站起身,拉开床头柜拿出了一包纸。

    期间他扫了床单一眼,发现上面湿了一片……

    看来哭的蛮痛快的,还真没客气……恩,说起来这栋房子也是人家的……的确没必要客气……

    心中转着种种念头,何悠抽了几张纸递过去,说:

    “擦擦吧,弄得一张大花脸,也不好看。”

    “才没有……”用长发遮挡着脸上的表情,白枣哽咽了下,反驳道。

    却终于还是接了过去,认真地擦拭了起来。

    想了想,还毫无形象地擤了下鼻涕,吹得纸巾呜呜地飘起来。

    何悠就坐在旁边,什么都没问,等看她控制住情绪,开始喝起了饮料,这才自顾自道:

    “刚回来,真的是饿坏了,我去煮碗面条,你要不要?”

    少女犹豫了下,仍旧低着头,掩藏着自己的表情,却是蚊呐般嗯了一声。

    “到底是要不要啊。”何悠故意装作没听清的,问道。

    “……要。”哭哑了的嗓子里,声音终于大了些。

    何悠下意识想追问句“要什么,说清楚才给你”,但莫名觉得这台词有些眼熟,并且不大和谐,于是只是笑了下,起身将纸巾放在床边,往门口走去:

    “那我就多煮一份。”

    拉开门的时候,身后又响起来一个弱弱的声音:“加个鸡蛋。”

    何悠没有回头,嘴角笑容却是扩大了不少:“好,给你加两个。”

    恩,还知道要吃的,看来问题不大,情况比预想中好了些。

    ……

    ……

    十五分钟后。

    当何悠端着两大碗素面来到一楼沙发旁的时候,就看到白枣已经好好地坐在那里了。

    “给,上次你哥带来不少筷子,不用掰着用了。”

    何悠拉着椅子,坐到她对面,递筷子过去,淡淡说道。

    “谢谢。”白枣故作平静地接过来,然后戳了下碗里那两个鸡蛋,满意地吸溜了起来。

    何悠没有进行任何询问,只是一边吃,一边分享着自己这一次的见闻。

    说起移动迷宫,说起灵偶,说起二百年前的故事,恩,唯独没提起赵门主,主要是一想起那一滩砸烂在崖壁山的肉酱,就反胃……影响食欲……

    白枣也只是听着,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等听到何悠轻描淡写地提起安装了“进度条”的灵偶看起来多呆萌,这个修仙少女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心情好点啦?”何悠见状眨眨眼,道。

    “好了。”白枣放下碗,点头说。

    “不吃了?”

    “饱了。”

    “啧,吃的还没猫多。”何悠嫌弃地道,却也是放下了碗筷,然后说:“那回去继续睡?”

    白枣看了他一眼,抿了下泛着油花的嘴唇,说:“出事了。”

    客厅中,沉默了下。

    何悠仍旧让自己显得轻松,语气装若随意地问:

    “怎么了?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停车场塞满了,白澈和明镜长老似乎去了议事堂。”

    顿了顿,他试探道:“是关于府城的事?”

    “恩,”白枣点头,她伸手扯了下头发和睡衣领口,似乎表示这真的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你知道的,在你来那天,家族里的强者大都去了府城,与江宁的各大宗派一起进入了府城秘境。”

    何悠点头,这他很清楚。

    “今天晚上的时候,大家终于回来了,只是,没有全回来。”

    白枣轻吸了口气,嗓音还有些微微的沙哑,但好歹已经平静了下来:

    “府城秘境里出了些事故,家族中,有三位长老……没有回来,其余人也几乎人人带伤,有几位伤势很重,就算能救回来,怕是……也要实力大损。”

    何悠安静地听着,心想果然如此。

    在此前他就已然有了猜测,白氏为宗族,那死去的三位长老,与白枣大概也存在亲缘关系,怪不得,她会如此伤心,他只是好奇,府城秘境到底有多大的凶险,竟然能让白氏损失如此惨重。

    然而就在他胡思乱想,琢磨着该如何安慰的时候,就听白枣继续道:

    “这次的伤亡并不是意外,更不是秘境太凶险,而是因为一些别的缘故。”

    何悠一怔,意外地看向她。

    “按照回来的长老们说,他们在破解秘境防御阵法的关键时刻,遭遇了某些神秘强者的袭击,对方很强,而且出手的时间点非常要命,长老们腹背受敌,如果不是撤离的果断,恐怕,损伤就不只是这些了。”

    白枣说话的时候,拳头攥的很用力,显然极为气愤。

    被偷袭?

    何悠愣了下,这熟悉的手法让他联想到了道法门的赵门主。

    显然,前往府城秘境的白氏强者们也遭遇了与自己等人类似的状况,只不过,自己这边,幸运地借用巨人灵偶的力量,成功反杀,这才没有酿成惨剧,而府城那边,白氏显然没有这般好的运气。

    参考涂山秘境,何悠明白白枣的话绝非夸大,这是真的有可能全军覆没的。

    只是……这未免太过于巧合。

    何悠清楚记得,赵门主身死后,明镜长老就表达过疑惑与不解,认为以赵门主平素的行事风格,在那种情况下,选择出手着实出人预料,再联想到同步发生的事……

    何悠正色了几分,忽然道:“袭击他们的人,实力很强?”

    “是的,非常强。”白枣点头,“府城秘境规模并不很大,说起来,也就与我们白氏差不多,封闭了百年,凶险有,但以家族派出去的队伍,不至于无法应付,只是袭击者实力强大,并且明显是有预谋的,这才出了事。”

    “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么?”何悠问道。

    白枣沉默了下,说:“我去打听了,但长老们不肯给我说,不过我偷偷找人问了,那些袭击者伪装成外道邪修,可整个江宁,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外道宗派?能有这个实力的,只有焚海剑派。”

    焚海剑派?

    何悠有些疑惑,他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听着,大概是某个宗门的名号。

    白枣看了他一眼,意识到他还不曾对府城周边的修仙势力有所了解,便耐心解释道:

    “焚海剑派是整个江宁府第一宗派。”

    顿了顿,她又道:“也是周边地界,综合实力比家族强的唯一势力。”

    ……

    ……

    江宁府城。

    作为省会城市,即便是已然到了后半夜,这座常住人口数百万的大都市仍旧显得生机勃勃。

    然而没有人知道的是,就在这座城市繁华商圈的某个角落,竟隐藏着一个隐秘的空间通道。

    它的外表是一扇大门,然而穿过门扇,也就离开了地球主空间,进入了焚海剑派所拥有的秘境空间。

    不同于白氏秘境的和谐自然,焚海剑派要更加气派,也更现代。

    整个宗门完全看不到什么古典风韵,而是一座现代化的大楼,耸立在夜幕之中,周围环绕着无数灯盏,照耀的灯火辉煌。

    若是有人误入,不仔细观察或许都无法意识到自己已进入了另外一片空间。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禀告。”大楼第九层,某个接待室中一个焚海剑派弟子语气倨傲地对房间中的刘茂等人道,然后关门径直离开。

    等这人终于走了,道法门“余孽”们才终于松了口气,放松了许多。

    然后纷纷拉开椅子坐下,一副毛毛躁躁,紧张忐忑又带着新奇的神情。

    这大楼当然并不奇特,但能将其盖在秘境中,这就不简单了,相比于他们道法门那简陋的只有几间木屋的山门,就更是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然而等在这里的刘茂却觉得极不踏实。

    “都给我老实点!坐有个坐样,别一副土包子的模样,丢了我们道法门的威风。”用力瞪了几个师弟一眼,刘茂教训道。

    见众位师弟都老实坐好,刘茂才轻轻叹了口气,暗道当家果然不省心。

    从打涂山秘境关闭,他们这些“非法入侵者”就被空间力量强行从迷宫中挤了出来。

    用道法门的秘法感应了下,确认赵门主没有活着出来,刘茂果断带着几个师弟远远逃去,然后在路上劫了一辆车,没有回宗门,而是直奔江宁府城而来。

    赵门主死亡,他这个大师兄俨然就成了队伍的主心骨,换言之,从那一刻起,他已经是道法门的新一代门主了,然而这并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刘茂很清楚,以自己三品辟海境的修为,加上一群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师弟,根本撑不起一个门派。

    更何况,还要担心白氏的报复。

    想要生存下去,要么是远走他乡,离开江宁府,要么,就是赶快找个靠山。

    刘茂略作权衡,就选择了后一种。

    而整个江宁府,能在实力上稳压白氏一线的,也就只有焚海剑派。

    而据他所知,焚海剑派始终也和白氏不大对付,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彼此实力相差不多,以往还好,只是近年来,随着修行界动荡,两个势力的摩擦也越发直白了。

    刘茂很清楚,只要自己能得到焚海剑派的庇佑,那就不用担心白氏的报复,甚至运气好些,或许还能维持住道法门。

    他倒不是念什么师徒情分,非要保住师父基业什么的,事实上,从打赵门主用他们这些弟子的性命来探索迷宫,刘茂心里那一丝师徒情分就已经所剩无多了。

    他就是寻思着,宁为鸡头,不做凤尾,以自己的修为,加入焚海剑派应该问题不大,可那有什么意思?哪里比得上自己做门主逍遥快活?

    只是,等真正到了焚海剑派,看着人家冷淡倨傲的态度,刘茂忽然有些摸不准了。

    自己带来的消息是否会引起重视?

    或者,焚海剑派是否会愿意庇护他?是否愿意与白氏为敌?

    这都是未知数。

    毕竟,道法门真的是个很小的门派,他这次过来,也是假借赵门主的名头,不然,仅凭他们几个,怕是根本连门都进不来。

    “师兄……你吃点东西吧。”忐忑中,旁边一个弟子推过来一个果盘,边说,还边嚼着,话语都含糊不清。

    “我吃不下。”刘茂神情阴郁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自己手下这都是什么人才,简直是一群饭桶,师父都死了,宗门眼瞅着要没了,还一个个没心没肺的。

    “师兄,你不要担心,就算人家不收留咱,大不了咱就……”

    “闭上你的乌鸦嘴!”刘茂听着就来气。

    正要一巴掌打过去,就听房门打开,那名焚海剑派弟子冷淡地看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刘茂身上,“你,过来吧。”

    “好,麻烦师兄了。”刘茂赶忙换上一副笑脸,然后跟了出去,沿着走廊往前走。

    一路上想着打听两句,但看着人家冷淡的神情,也就没好意思开口。

    “进去吧。”等来到走廊尽头,那弟子指了指一扇门,说。

    刘茂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紧张地敲了下房门,等得到允许才躬着身体推门而入。

    房间中摆设简单,就是个普通的办公室。

    刘茂一眼就看到办公桌后悠闲地坐着一个人,看起来约莫三十岁,似乎心情不错,看到他,淡笑道:“道法门赵门主的大弟子,刘……”

    “刘茂。”

    “对,刘茂。”那人双手交叉,似笑非笑道,“听说赵门主有重要事情派你过来?”

    “不,不是……”刘茂微微抬起头,在看到对方的瞬间,他就认出了这人的身份,于是愈发紧张。

    “不是?”那人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眼神微冷。

    旋即,就听刘茂竹筒倒豆子般慌张地解释道:

    “我家师父死了,被白家供奉杀的,他身体里有别人,那少年太恐怖了,夺舍大修士,巨人那么高,那么大,我们没有办法,直接就过来了……”

    办公桌后。

    那位焚海剑派高层脸上高深莫测的表情一下子僵硬,眼神有些茫然,恍惚:

    明明每个字都听得懂,但为什么连起来就这么混乱?

    所以……到底发生了个啥?

网站地图 9号彩票北京快乐8 9号彩票频游戏 彩天堂上海时时乐
申博娱乐网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 澳门太阳城官方直营网 申博亚洲娱乐网
m5彩票斯洛伐克28 金沙娱乐登入网址 五星彩票网址 尊龙官网
9号彩票六合彩 9号彩票QQ分分彩 9号彩票新疆时时彩 9号彩票江苏快三
9号彩票手机下注 9号彩票排列三、五 9号彩票幸运农场 9号彩票分分彩
8JAS.COM 557sj.com XSB918.COM 505sj.com uk138.com
XSB886.COM 98jbs.com 7TGP.COM 118jbs.com 777TGP.COM
597XTD.COM XSB163.COM 414sun.com 718cw.com 678jbs.com
758sunbet.com 216SUN.COM 566BBIN.COM XSB978.COM 206S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