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我想自己试试。”沈落笑了笑,说道。

    他依然记得,一年多前去求罗道人教自己符箓之术,平日里对他还算温和的罗师,却直接拂袖拒绝了,哪怕他开出两百金的天价,对方依然不为所动。

    罗师言明,观里传授的符箓之术,不是江湖骗子用来蒙人的骗术,乃是只有拥有法力的内门弟子才可以修习的真正秘术,别说他一个记名弟子,就是正式外门弟子也是想也不用想。

    “成,我给你带。”白霄天听罢,点了点头。

    “可以的话,看看酒楼里能不能弄到点公鸡血和黑狗血。”沈落见他要走,又补充道。

    “我知道你常看一些杂书,只是那些文人杂家写的东西,你别太当真了……”白霄天眉头皱了皱,说道。

    他是门内仅有的三位内门弟子之一,自然是能接触到真正符箓之术的,只是门规森严,哪怕与沈落再如何交好,也不会泄露分毫的。

    “放心,我自有分寸,不会乱来的。”沈落打了个哈欠,含糊的应道。

    白霄天知道劝说无用,只好扬了扬手,转身离开了。

    沈落看其身影消失在山林中,脸上的笑容逐渐隐没不见。

    他知道对方是担心自己误入歧途而好意相劝,但自己的处境只有自己清楚。

    不是他一心想要搞这些旁门左道,实在是寿元有限,逼得他不得不另寻出路。

    两年多前那次阴气侵体,已经坏了他的生机根本,这两年在山上更多是靠着每三月一副的“红雪散”维持着生机。

    即便如此,他仍旧觉得自己身体是每况愈下,平日里走的路稍微多些,都会有些气喘,尤其是去年冬天,自己身披皮裘大氅,依旧觉得体内寒气直冒,四肢冰冷。

    而之所以三月才服一副药,倒不是他拿不出那百两银子,而是如此能最大发挥此药功效,更加频繁的饮用就不仅浪费,还有可能虚不受补,罗师也不允许。

    至于修炼小化阳功,他进境实在太慢,直至今日才刚刚入门,但这修行速度连观内基础最差的外门弟子都比不上。况且照罗师所述,此法即便是大成,也最多只能增加一二十年寿元。

    但以自己的修炼速度,怕是根本没机会大成,便有可能先一步驾鹤归西了。

    他花费如此大代价来到这山上道观中,可不只是想要苟延残喘地多活几年而已。

    沈落暗自思量着,缓步朝山下走去。

    春秋观背靠青华山,整体依山而建,除了山门靠近山腰,其余灵官殿和玉皇殿等一应建筑都依山分布,层层登高,最重要的三清殿则位于山巅之上。

    观中除了内门弟子外,其余弟子住宿的静室,集中分布在山门至灵官殿这段山道两侧的三处山腰崖畔,由于这里地势还算开阔,基本上每个人都可以独用一间。

    观里对众弟子的修行管束不多,除了特定的授课日,需要所有弟子一起到三清殿前,听罗师等师门长辈讲解道家经典之外,其余时间并不需要一同做早课。

    反正观里的小化阳功已经下发给每个弟子了,所有人各凭资质,自行练习就是了。

    沈落修习的地方离玉皇殿不远,此刻已经返回了殿前广场。

    临近殿门,他没有进殿,只是在殿外打了个稽首,歇了歇脚后,转身就欲沿着石阶往下山的方向离去。

    “这不是沈师弟吗,修习回来了,怎么样?小化阳功入门了没?”这时,一个颇为熟悉的嗓音从殿内传了出来。

    沈落心中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

    如他所料,正是那个平日里就跟他不太对付的丁师兄,人还没跨过门槛,一个腆起的大肚子已经先从殿门里探了出来。

    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身穿青布道袍的青年,一人手里拿着笤帚,另一人手里拎着水桶,看样子是刚刚做完值日功课。

    “见过几位师兄。”沈落脸上已挂上了和煦笑容,跟几人拱手见礼。

    “沈师弟啊,不是我说你,小化阳功修炼,切忌急功近利,师弟虽然两年都未能入门,也不要太过焦急,毕竟来日方长,这资质一事嘛,急也无用,继续努力便是……”丁师兄见他礼数周全,也不好再说什么,先是假意宽慰几句,接着便以师兄的架势说教起来。

    “多谢师兄挂念,今日里已然侥幸入门,白师兄也帮我确认过了。”沈落眨了眨眼睛,看似随意的回道。

    “什……什么,你已经入门了?白霄天也知道了?”丁师兄一怔,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另外两个青年,也是一脸诧异的望着沈落,眼中满是讶然。

    毕竟沈落的情况他们是清楚的,否则也不至于之前苦修了两年时间都没什么进展了。

    按照他们私下的猜测,以沈落这身板,再修个三五年都未必入得了门。

    沈落早料到了几人的反应,却不再言语,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丁师兄眼中闪过一抹郁闷。若是白霄天不知道的话,他还能先隐瞒此事,再设法取消赌注,可对方已经知道了,先前打赌就真输了。

    “若是无事,师弟就不打扰几位师兄值日了。”沈落笑着,又冲三人拱了拱手。

    “慢着,沈师弟别着急走啊,虽说白霄天已经确认过了,可他毕竟入门时间不长,难保不会看走眼,不如让师兄再帮你确认一下?”丁师兄目光一斜,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沈落闻言,心中顿时有些不快。

    这位丁师兄其实与他没什么过节,但是与白霄天却矛盾颇深。

    原因无他,这位丁元师兄的胞弟丁华,同样也是春秋观弟子,并且和白霄天一样,是观中仅有的三名核心弟子。

    其中丁华师从观主,白霄天师从罗道人,还有一人师从王师伯,三人皆是观中修行资质最高的一拨,彼此之间自然明里暗里较着劲。

    “我看就不必了吧,师兄修行功课繁忙,就不用替我操心了。”沈落脸上笑容收敛了起来。

    虽然平日里他虽然待人客气,却也不是什么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他心里清楚,什么时候该强硬些,什么时候可以退让一二。

    “沈师弟,你怎么跟丁师兄说话呢?师兄也是一番好意。”丁元身后一人闻言,板起脸孔的说道。

网站地图 9号彩票安徽快三 9号彩票香港二分彩 9号彩票北京快乐8
澳门网上真人赌场登入 申博在线下载 菲律宾申博娱乐 申博138AG游戏
财富娱乐登陆登入 yy彩票北京快3 四季彩票东京28 七星娱乐开户
9号彩票上海时时乐 9号彩票江西11选5 9号彩票河南快3 9号彩票新疆11选5
彩天堂北京快乐8 彩天堂江苏11选5 9号彩票广西快三 彩天堂上海时时乐
115sunbet.com 600xsb.com 2222ib.com 616jbs.com 133TGP.COM
155DC.COM XSB385.COM 195PT.COM 181sj.com S6182.COM
XSB878.COM 1112898.COM 917psb.com 828XTD.COM 118jbs.com
838XTD.COM 444TGP.COM 500xsb.com 168jbs.com 828XTD.COM